Lkkiyor

心空

什么时候才可以和这两个欧巴谈恋爱呜呜呜呜呜呜呜委屈巴巴

要怎样才可以嫁给Daniel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要死了

Misssophie:

170801 Oh Boy 杂志扫图
糖果系甜美风!!也!很!好!看!
这个宝宝真想把他藏包包里

真实的想谈恋爱 (我又放狗屁了

今天的双总裁 很伉俪

我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想说点什么 带tag抱歉 最近的一连串事情搞的大家都很受挫 但我总是觉得 在某种程度讲 wje的stop是指上升了家人 而且艾特了那么多人还带了那么多个人的tag 说句不好听的 发了ins的又不止那位一个人 为什么唯独这位中奖了呢 饭圈的死规矩就摆在这 不要上升蒸煮 你不遵守 那怪不得别人 尽管他之前确实讲过在成为cp之前先是got7  但我还是觉得 他stop的不是宜嘉 而是上升蒸煮并且艾特家人这件事 看到大家一个个都走了我真的很难过 我也想了一天 希望我能给大家带来点安慰吧 如有不妥会删

过来我抱抱——伉俪Bnior

抱抱

💙JJP7:

——伉俪Bnior.


“没有什么事情,是一个拥抱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抱得久一点。”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多分手后还爱着彼此的情侣呢?

大概是因为他们在谈恋爱的时候不够勇敢。他们没有坚定地握住彼此的手去跨越坎坷,他们没有支撑过那段难熬的瓶颈。在这种脆弱又摇摇欲坠的时刻,任何一方的放手都无异于爱情的灭顶。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爱情的模样又渐渐在浓雾中清晰起来。它明明就站得那么近,却是屹立在被你错过的身后,望着你苍凉地挥挥手。

为了防止这种后悔余生的遗憾发生,林在范和朴珍荣签署过一份看起来格外生硬的合同。他们在相爱那天,约定好 除非双方都明确表示不会反悔了,不然的话 任何一方提出的分手都没有用。

其实很受用。

刚开始恋爱的时候,大家就像个初晓世事的孩子。小心翼翼的,认真虔诚的,把自己心里最甜蜜最柔软地部分一股脑地奉献出来。他们不计后果的,酣畅淋漓的相爱。即便是争执后的和好也是轰轰烈烈的。

后来,最初炽热的疯狂渐渐褪去。他们开始彼此依赖,这是最幸福的状态。好像彼此都成为了自己生命中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他们以为这就是爱情最终的模样。他们感到幸运,自己这么轻易就得到了真正的爱情。

而再往后,他们就会发现自己想错了,爱情的阻隔还有很多很多。

他们会经历互相厌倦的一段时间,俗称瓶颈期。有些情侣的瓶颈期只有几个月,几天,而有些情侣的瓶颈期,会漫长得足以让他们放手。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会不想与对方交流,情话与温馨会越来越少,摩擦和矛盾会越来越多。好像双方在一夜间都变成了浑身臭毛病的人,然后两个人互相指着对方的鼻子,只看得到对方身上的不足。

吵架会成为家常便饭,成为日常生活。为了一些琐事而生一整天的气,为了一些不值一提的疑心而联想一系列的出轨。

比如现在 林在范和朴珍荣。



他们每天从同一张床上醒来,却不会在苏醒时下意识地望向枕边的人。他们自顾自地生活,很少交谈。一开口就是要吵架的架势,所以他们都刻意的回避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久而久之,爱人竟变得生疏。

他们都清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彼此都在质疑爱情,但是谁都没说。

每次争吵之后的收尾,其实都是不了了之。不会有一方来道歉,也不会再像原来一样哄上几个小时。只要有一方主动说话来打破僵局,接下来 大家就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大家都很疲惫。

这次争吵的原因他们也忘记了。好像是因为林在范那连续数日的晚归,也可能是朴珍荣打扫卫生时误扔了林在范的数据线,甚至有可能是因为朴珍荣忘记了倒隔夜的咖啡。

吵架的过程也和以前相差无几。无非是两个人针锋相对地撕扯对方,恨不得为了一点小事就把对方贬低成一无是处的废物。最后是朴珍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用平缓的口气说了一句:“我懒得再跟你说了。” 就此结束热战,开始了不知长短的冷战。

林在范转身就出门上班去了。要是最初 朴珍荣会一个人站在空旷的客厅里掉眼泪的,但是现在他也麻木了,他耸耸肩膀,开始准备一会儿要用的会议记录。

大家都习惯了。



他们都以为这次争执也会像以前那样不分高下的时候,却发现其实这次不太一样了。他们冷战难得的超过了24小时,林在范下班回家后就回了书房继续自己的事情。朴珍荣坐在沙发上看书,一边往旁边的纸上抄写什么。他们看起来都很忙,哪有时间去顾及对方。朴珍荣没有给林在范做晚饭,林在范也不用去洗碗了,省下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呢。

他们一连很多天都没有与对方讲话。冰冰凉凉的,仿佛只有自己一个人。

林在范很累,他什么都不想说。反正和好之后还是会再重蹈覆辙,还不如先撂着不管,身边值得操心的事还有那么多。

朴珍荣也很累,他不知道爱情是从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清冷的模样,它是从什么时候消失无影无踪的。他只知道现状令他无比的失望,没完没了的争吵,和好,再争吵......这哪是爱情啊,明明就是绕不出去的死循环。耗尽了他们所有的力气,磨光了他们全部的耐心。

好累啊,以前从喜欢用很大段的话来表达自己的真心,说很久很久,恨不得把心脏剖开给对方看。而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也不是时间改变了什么,不过是疲惫了,厌倦了。

爱情,不是用来让一个人感觉快乐和幸福的吗,那当爱情只剩下无穷无尽的长夜,是不是就该结束了啊。


这些日子,他们看似互不在意,其实都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

终于,在周五的晚上,朴珍荣决定要和林在范好好聊聊。是那种心平气和地谈话,理智地分析一下现状,然后平静地商量一下关于爱情的去向。

他从六点半钟就开始等林在范回家。等待的过程让他五味杂陈,脑子里会浮现很多不同的场景。有在大雪里欢笑的样子,也有在雨夜里面红耳赤地争吵的样子。这些极端的画面彼此纠缠交织,朴珍荣很无能为力地闭上眼睛,背靠在沙发上。等待爱人的归家就像在等待一场审判,他想赶快把话说清楚,却又偷偷希望林在范回来得晚一点...再晚一点...


结果,林在范真的到了凌晨才回来,那时候朴珍荣已经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陷入了混沌的睡眠。林在范的钥匙转动锁芯的声音很轻,但还是足以惊醒朴珍荣,他被突然的声响吓得颤抖了一下。惺忪的眼睛在暖黄色的夜灯中只能看到林在范的轮廓,朝自己快步走来。

林在范回家的时候,以为朴珍荣都已经回屋睡过了。他今天一整天都在梳理两个人从相爱到现在的点滴,他想了很多,耽误了很多工作。他发现,如果要让自己的生命中突然失去了这样的一个人,他会受不了的。思来想去 仔细权衡,自己还是想和他继续在一起。他好像一下子看清楚了很多东西,迷雾散去,森林变得明朗起来。林在范决定好了要和朴珍荣说清楚自己的想法,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他需要加班到深夜来弥补上今天耽误的工作。

多巧啊,两个人都有话要对对方说,可是却是两个背道而驰的结果。


而此时此刻,林在范要和朴珍荣好好在一起的想法更加坚定了。他看到朴珍荣在漆黑的深夜蜷缩在沙发上,入夜后天气就变凉了,他什么都没盖,显得更加单薄。他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间里是那么明亮的望着自己,朴珍荣自认为自己面无表情,其实眼睛里溢满了自己不曾察觉的委屈。

林在范本来想了一堆条理清晰的句子,现在一下子就乱成了一团麻。

“这么晚了怎么不回房间里睡啊?...等我吗...?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了?...来 过来我抱抱。”

林在范的轮廓和面容都慢慢在朴珍荣的眼里清晰起来。他仿佛是穿越过了重重的黑暗来到自己身边,依旧带着自己最初爱上他那时 他身上那束温暖的光。

那么顺手地就把朴珍荣的肩膀搂进自己怀里,揉着他柔软的发丝,听着他沉重的呼吸声。

林在范知道朴珍荣没哭,他只是在自己怀里抖,就像一只着了凉,或者受了惊吓的小猫。林在范声音很轻,贴在朴珍荣的耳廓边喊他的名字。

朴珍荣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死死抓住林在范的衣服,生怕他放开自己。他几乎都忘记了自己是打算跟他说分手的,现在只希望一切都不要再改变了,林在范的怀抱太温暖了,他不想松开。

“珍荣,我猜你等我,是为了和我说分手的对吧。”林在范的手臂紧紧环住朴珍荣,给予他自己身上的温度。声音很平淡,朴珍荣却突然哭了。

他好久都没哭了。

林在范发现自己还是那么害怕他哭。

朴珍荣就像个被拆穿孱弱谎言的孩子。林在范和他这么多年,朴珍荣在想什么其实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那,要不你给我说说你怎么想的吧。”林在范的声音还是很温和。

“没怎么想...就是很累,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你也很累,那我们就不要互相为难了。”

“那你现在怎么想?”

“我不知道。”朴珍荣的哭腔抽抽搭搭的。

“那我们以后好好的,行不行?”

朴珍荣缩在林在范怀里,闷闷的“嗯”了一声。

或许所有亲昵的动作中,拥抱真的是最温暖的了。原本锋利的抱怨和指责,在一个大大的怀抱里,全都成了需要他来哄的委屈。


当他伸开双臂走向自己,对自己说“来 我抱抱”的时候,无论之前自己的念想多么坚定也会被击溃的。

而原来那些非要争个输赢的争吵,也再不重要了。

在深夜寂静的房间里,朴珍荣躺在林在范的臂弯里,被林在范温柔的怀抱覆盖。“其实我很乖,只要你抱抱我 我就不闹了,我还是跟你走。”

“那我一直抱着你,能不能跟我一辈子?”

“可以的。”



END.